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汉忠的博客

海外健康知识传播者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姜汉忠(网名鬼子姜、笔名吾信光、冷言、夏侯冉成)在一家出版社担任副译审,从事著作权合同研究与买卖,获得北京“十佳”版权经理人、全国优秀版权经理人称号。现在《中国图书商报》主持“话说合同”专栏,讲述合同奥妙,在《齐鲁晚报开》办“创意生活”专栏,介绍国外最新好玩艺儿,在《生命时报》不定期译介国外最新健康研究成果资讯。 MSN: frank007@263.net.cn QQ: frank@qzone.qq.com Tel: 010-68996306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文化走出去,眼下需要听什么?  

2011-11-14 14: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姜汉忠

我是做著作权许可转让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版权贸易。著作权许可转让可以说是文化交流的一种常见的形式,也是一种很易于操作的一种模式。在著作权许可转让过程中,图书是主要载体,任何一种其他形式的载体都不如图书以来得快,见效快。从某种意义上讲,图书的版权贸易是中国文化走出的一个突破口,是一个容易收到效果的突破口。


回想这么多年做著作权许可转让工作,有一个问题我们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那就是注意倾听海外人士对我们工作的反馈或者意见。反过来讲,我们很多人依然按照“以我为主”的观念去和海外人士打交道,由于我们的想法和做法与人家的想法和做法存在巨大差异,我们有时候就很难达到我们预想的效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否可以考虑注意倾听海外一些坦诚人士的意见和看法,这样做会使我们的推广工作更有针对性,更适合目标地区和过家的具体情况。


从眼下来看,有两个方面的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一个就是注意倾听海外有关人士对我们文化产品的意见,改进或者去掉那些不适应人家的内容或者形式。几年以前,我们做了一套书,书中列举了汉语水平考试需要掌握的词汇。考虑到其中不少词汇意思很简单且一般学习汉语的外国人都能知道,编者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不易掌握的引申意义上。在一次书展上,我遇到来自韩国出版社的朋友。她离老远就看到了我们新推出的上面那套书,赶紧跑过来翻看。看了一会儿,她对我说,整个书的编辑和编排都是不错的。不过,有些地方编写的时候似乎太想当然了。比如,书中对一些词汇的解释,只有引申义,没有原义。韩国人对汉字确实比较熟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书中列出的词汇的原义都知道。如果不知道原义,就去看引申义,无异于沙土上盖大楼,那简直是不可能的。还有一次,我们编辑的书中放了不少插图,在北京的留学生很喜欢。可是海外的出版商认为放插图是多此一举。如果该书被翻译成当地文字,其适应性应该比较大,而不能局限在一小部分经济条件比较好的读者身上。书中放插图固然能活跃气氛,增加读者经济负担也是必然的。如果读者觉得书价贵,尽管书编得很好,也可能忍痛割爱。由此看来,注意倾听海外相关人士法的意见,对我们的图书走出去,甚至是文化走出大有好处——最终的受众毕竟在海外呀。


还有一点,就是注意了解海外对我们的意见,看看我们在操作上有哪些问题值得改进。我们的文化走出去,包括我们的图书走出去,不可能是单向的。换句话说,文化交流历来是礼尚往来的,在当前的情况下尤其如此。我们走出的同时,也要“请”进来,也就是允许人家的文化进入我们的国度。我想,如果我们在“请”进来的问题上操作不规范,甚至缺少诚信,我们走出去的时候就会遇到了类似问题,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经常碰到这样的问题,我们的书人家买走了,对方的预付款也付了,当地版本最终却没有出版。这样一以来,我们的努力只开花没结果。究其原因,形势变化可能是其中之一,合作伙伴没有把履行合同当回事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之一。之所以这样讲,我是有根据的。两年前,我在参加当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之前,受某家出版界媒体的委托,给海外一些出版机构发了一个问卷调查。反馈的信息告诉我们,海外合作伙伴的意见我们需要倾听。相当一部分反馈对我们的某些出版社不能履行合同多有微词。有的海外出版社由于与我比较熟悉,说话也就很直率。他们说,在执行合同过程中马马虎虎,会给海外出版社留下不良的印象,当我们向人家出售版权的时候,人家也有可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这话的老外对我们还算有好,否则是不会跟我们说这些的。实际上,此类抱怨,我已经听到多次了。这种抱怨积累起来,很难不产生人们熟知的马太效应。拿到个时候,假如以往存在的一些问题发酵而使我们的推进工作受阻,不知那会使我们的工作成果打多少折扣。


在我们的工作中,汇报是不可缺少的,对领导来说更是不可缺少。那么听什么呢?仅仅听一些动人的数字汇报吗?那恐怕是不行的。数字汇报当然需要,海外受众以及合作方的意见是不是也需要听一听呢?回答是肯定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们的文化走出去是一种互利互惠的原则进行的。如果仅对我们有利,对人家没利,人家是不可能接受的,我们的努力也会无功而返。既然需要考虑人家的需要,就要倾听人家的声音,从而尽可能地满足人家的需要,让人家从中尽可能多地受益。如此下去,我们走出去的努力才是富有成效的。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我的微博:http://weibo.com/jianghanzhong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