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汉忠的博客

海外健康知识传播者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姜汉忠(网名鬼子姜、笔名吾信光、冷言、夏侯冉成)在一家出版社担任副译审,从事著作权合同研究与买卖,获得北京“十佳”版权经理人、全国优秀版权经理人称号。现在《中国图书商报》主持“话说合同”专栏,讲述合同奥妙,在《齐鲁晚报开》办“创意生活”专栏,介绍国外最新好玩艺儿,在《生命时报》不定期译介国外最新健康研究成果资讯。 MSN: frank007@263.net.cn QQ: frank@qzone.qq.com Tel: 010-68996306

网易考拉推荐

编辑也是“情报员”  

2011-08-09 13:35:00|  分类: 图书出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姜汉忠

 

最近几天跟一些编辑朋友交流经验,大家都觉得做图书编辑不易,市场不好把握,做出来的书常常卖不动。今天中午,我跟一位有志于图书编辑的年轻人再次谈起了这个问题。一个出版社从台湾引进一本有关英语学习资源的书,出版时尽管当作重点书打造,可是上市后却没卖出几本。经过了解发现,编辑确定选题之前没做市场调查或者说没有做有效的市场调查。就在我们热烈讨论如何作畅销书之际,我的思路突然转到了前不久看过的电视剧《英雄无名》,于是我脱口而出:“我们做市场调查跟搞情报真是一脉相承呢!”

搞情报首先要有对情报的敏感性。一九四零年年底,阎宝航参加了宋美龄在林园官邸主办的一个迎新晚会。看到紧张的参谋总长何应钦晚会结束后匆匆离去,加上对当时国民党军队调防的分析,阎宝航敏锐地感觉到,国民党将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对共产党下手,于是他让手下人将这一情报迅速报告给了延安。一九四一年初夏的一个晚上,阎宝航与德国驻中国大使馆武官喝酒,对方一句醉话让阎宝航嗅到了希特勒准备进攻苏联的味道。做图书出版也要有足够灵敏的嗅觉,嗅觉不灵,好书碰到你的鼻子,你也察觉不出来。历史上就有过这样的事情,很多好书曾经摆到过某些编辑的案头,由于他们反应迟钝,与畅销书失之交臂。美国作家理查德·保罗·伊文斯写完《圣诞盒》之后找过好多出版社,均遭拒绝,后来只好自掏腰包出版。没想到,该书出版后很快上了《出版者周刊》畅销书的榜首,后被译为十三种文字,在三十多个国家发行数百万册。还是美国作家,一位叫詹姆斯·莱德菲尔德的,将《塞莱斯廷预言》交给出版商,可是被出版商斥之为低劣小说,结果该书出版后销量高达五百五十万册。我猜想第一个接到上面两本书稿的编辑早已悔青了肠子。

 

其次搞情报要有广泛的社会交往,因为只有交际广泛才会有足够的信息来源。《英雄无名》中的阎宝航是重庆社交圈子的名流,很多上层人士都是他的朋友,这当中就有当时的中国第一夫人宋美龄。他与一般人交往也不少。他通过东北大学的学生地下党员沈慧认识了在德国大使馆工作的翻译卢波,后来又通过卢波与德国大使馆的武官赫尔曼交上了朋友。这里面有一个小插曲。阎宝航第一次与赫尔曼见面,对方拒绝握手,而且理也不理,就连旁边站着的介绍人卢波都看不过去,可是阎宝航一点也不计较,坚持跟那位纯种的日耳曼人交往。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赫尔曼请阎宝航吃饭,德国人的一句醉话让阎宝航了解到希特勒即将对苏联动手的信息。后来,在招待德国情报官的酒会上,阎宝航获得了德国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细节。没有那个德国武官的一句“醉话”,阎宝航也不可能高度关注德国对苏联的动向,也不可能最终拿到德国发动闪电战的情报。说到我们的编辑,大多坐在办公室,不是在那里看报聊天,就是当校对。社交交往那么少,信息来源那么有限,好选题跑到你跟前的几率能有几何?

 

再者,搞情报光有信息还不行,还要进行分析判断,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正所谓“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阎宝航通过政治手段将军统“特种技术研究室主任纳入自己的关系网,并通过其提供的情报得知,“日本人正在策划对美国突然袭击”。不过,阎宝航没有简单相信他人的分析结果,而是通过这个关系找来破译出来的日军来往密电。他对电报进行了缜密的分析与研究。联系到日军四个月前突然中止连续几年对重庆的轰炸将飞机调回本土以及在鹿儿岛秘密进行海上攻击目标的训练等情报,阎宝航得出“日军将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上旬对美国太平洋舰队发动突然袭击”的惊人结论。不论是时间还是地点,这个结论最终证明都是正确的。相形之下,我们很多编辑在做书的时候,对市场的感觉总是以我为主,就是调查也是浮皮蹭痒,到书店走上一圈就得出“自己策划的选题有市场”的结论。当然,做图书市场调查得来的信息并不一定要达到军事情报的准确度,但是仅凭一地一处的表面现象就下断语。调查如此粗糙,结果可想而知。有的编辑就不同,调查研究与综合分析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例如,某个名家散文集什么时候出平装本,什么时候出精装本,平装本的读者多大年龄,精装本的读者又是多大年龄,搞得清清楚楚。这样一来,图书出版之前编辑大概就知道所策划图书的命运,因为他们的结论是建立在对大量信息的综合分析判断上的。


军队作战之前要掌握敌情。设想一下,不掌握敌情,不知道敌人的兵力和炮火部署,上来就发动进攻,失败也就在所难免。做书也是如此,确定选题之前不知道读者对象是谁,不知道读者对象是什么情况,不知道读者对象的阅读口味和取向,你怎么可能确定选题呢?或者说没有市场调查研究,你根据什么来确定选题吗?想当然?还是“我以为”?真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说到市场调查,对很多编辑而言就是去书店。事实上,调查书店仅仅是调查的一个方面,一个方面的情况不能作为决策的依据。可以说,市场调查方式有多种多样,逛书店是调查,看书是调查,看报纸是调查,看电视是调查,上网看新闻或者八卦新闻是调查,开座谈会是调查,问卷是调查,甚至跟有关的人士聊天也是调查。毫不夸张地讲,后面列举的这些调查远比书店调查有效得多,原因很简单书店仅仅是社会变化的一个部分或者说一个角落,只有掌握了社会动态和变化的整体脉搏,只有掌握了人们的喜怒哀乐悲恐惊,你的书才能做得好。

 

二〇一一年八月九日

 

姜汉忠微博:http://weibo.com/jianghanzhong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