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汉忠的博客

海外健康知识传播者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姜汉忠(网名鬼子姜、笔名吾信光、冷言、夏侯冉成)在一家出版社担任副译审,从事著作权合同研究与买卖,获得北京“十佳”版权经理人、全国优秀版权经理人称号。现在《中国图书商报》主持“话说合同”专栏,讲述合同奥妙,在《齐鲁晚报开》办“创意生活”专栏,介绍国外最新好玩艺儿,在《生命时报》不定期译介国外最新健康研究成果资讯。 MSN: frank007@263.net.cn QQ: frank@qzone.qq.com Tel: 010-68996306

网易考拉推荐

《版权洽谈完全手册》精彩章节(2)  

2015-02-06 13:53:00|  分类: 文化,出版,版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非专业兴趣。非专业兴趣就是与我专业无关的兴趣。每个专业人员都有自己的专业领域,然而很多人又会对一些与其专业完全不相关的领域感兴趣。这种兴趣推动着一个人在其有兴趣的领域发展、壮大。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从报纸上看到一本书叫做《汉字的故事》,经过努力,我联系到了作者并安排在我社出版了这部作品的英语版。从那以后,我对汉语语言教学用书发生了兴趣,不断研究这方面的问题。在那之后不久,我为外国读者策划了一套学汉语的选题,名之曰“实用汉语”系列,包括《实用汉语会话二百幕》、《实用汉语语法三百点》和《实用汉语口语五百句》。这几本书出版以后很受读者欢迎,至今已经重印多次,其中《实用汉语会话二百幕》重印两次,《实用汉语口语五百句》重印三次。后来,我还去一些大学听课,掌握外国人学汉语的第一手材料,帮助编辑策划了其他一些学汉语的图书。如今这些书绝大多数的韩语版权都卖出去了。
       我在从事版权贸易工作的同时,还喜欢编译海外的健康以及生活信息发布在我的博客上。日久天长,有些媒体会跟我联系,我便有机会向其提供有关健康的稿子,也有的出版社跟我联系,商讨可否帮其从海外购买一些健康或者生活图书的版权。健康知识本不是我的专业,然而我去在这个不是我专业的领域打开渠道。如果哪一天我在这方面作出了什么“大事情”,了解我底细的人大概不会感到吃惊。
       二,非专业交往。人们都喜欢跟自己的同行交往,这一点很重要。可是一说到与同行以外的人交往,很多人就不以为然,其口头禅就是那个人“没用”。说实话,世界上的人是相互联系的。有一种理论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这种理论表达的概念是,任何两位素不相识的人之间,通过一定的联系方式,总能够产生必然联系或关系。这就像人的身体内部不同部分或多或少都有联系一样。这样说来,世界上的人都是“有用”的,这种作用不是立竿见影就是待机而动,产生效果是迟早的事情。
       我跟一位做英语杂志的年轻人认识。后来这个女孩告诉我,她有个朋友即将获得某著名大学传播经济学硕士学位,希望我为其未来的工作提供一点意见。于是我们三个人见面了。会面当中,说起我的工作,即将当硕士的女孩说她的导师对我的工作领域很熟悉,可以介绍我们认识。于是,我就与她的导师、一所著名大学出版社的总编辑认识了。通过一个与我的工作领域不相关的朋友,认识了一个本领域的朋友。从此以后,我们建立了比较紧密的关系。我多次应邀去给这位出版社总编辑的学生讲授版权贸易,而他的学生也有进入出版领域工作的。这样一来,与我相识的同行一下子多了很多,谁能说这些同行不会与我建立业务关系呢?谁又敢说我们相互之间不会有版权贸易业务呢?倘若我一开始不与那位没有业务联系的朋友认识,我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之多的潜在业务关系呢?

       当然,我交往的朋友还有很多其他领域,其中有律师、互联网专家、新闻记者、大学教师、电视节目主持人等,当然也有我的衣食父母——作家。这些朋友都对我的业务工作有所帮助,对我这个版权代理人品牌的推广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三,非专业写作。版权代理人大多都有高学历背景,写个专业文章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我虽说没有高学历,但是我还是喜欢写点东西,写文章如今已经成为我一个不可或缺的业余爱好。除了版权贸易这个专业领域,我还喜欢写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时评和感悟方面的文章,在大众媒体上发表。这么多年来,我写过的版权贸易文章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中国图书商报》、《世界新闻报》、《出版参考》等发表,时评感悟文章则见诸于《法制日报》周末版、《北京晚报》、《中国经济周刊》、《大众日报》、《生命时报》、《健康时报》、《北京娱乐信报》。
       二○○九年七月,著名学者季羡林驾鹤西游当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季羡林留给我的“遗产”》,为此我应邀去中央电视台做了一场节目的嘉宾。此后,这篇文章还发表在《大众日报》上。彼时,我正在与韩国代理公司洽谈季羡林《病榻杂记》的韩语版授权事宜。韩国出版社虽然准备购买这本书的韩语版版权,但是有些技术性问题没有解决好。于是我利用写文章搜集来的材料,从更多角度向韩国方面推广《病榻杂记》,以便让这个即将成功的交易尽快达成一致。我的做法还真奏效。当年十一月,我在访问韩国期间与韩国代理公司订立了版权授权合同。如今,韩语版的《病榻杂记》已经出版。
       请诸位考虑一下,如果平时没有引人注目的文章发表,新浪网也不会将我的那篇文章推荐到醒目位置;没有新浪网的推荐,中央电视台相关栏目的制片人恐怕也不会看到我那篇文章,更不会邀请我去当节目嘉宾。当然,《大众日报》也不会发表我那篇文章。再者说,如果我不写那篇文章,不去做节目,我也不会去查阅更多资料,也就没有进一步说服韩国代理人乃至韩国出版社迅速签约的资本。当然世界上的事情并不能假设,然而不能假设并不意味着此前做的那些事情对一笔交易的成功不会产生间接的影响。
       我与香港一位武侠小说家联系,希望充当他八部作品越南语版权销售代理人,对方回信说我在行内的大名他是“素仰已久”并说我提出的交易规则“都是可信的,可行的,可以委托的”。通过我居间斡旋,这位武侠大师与越南方面的谈判进行得很顺利,越南语版的签约出版指日可待。

      “大名”从何而来,还不是做了一些成绩?还不是我的文章在港台网站转载?没有这些,两个素未谋面之人要在彼此之间建立一种信任关系谈何容易!

       要做好版权贸易工作,依在下愚见,万万不可仅在版权贸易或者出版领域打转转;爱好广、交往多,你的推广不仅会更有成效而且更省力气。不仅工作做好了,还增加了生活意趣,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评论这张
 
阅读(8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